只允许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历史帝国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835|回复: 26

[人物] [原创][首发原创][春秋史]读左氏春秋

[复制链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发表于 2011-4-17 10:5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四海如困穷,天禄将永终。”尧以命舜,舜以命禹,禹未命启。
夏商周三代之礼相袭,周因商礼,商因夏礼,到春秋之末,已是礼崩乐坏。
虽然大道已废,能有小道传世也是好的。就像将要落山的那轮残阳竭力放出最后的光芒,被今天的人们称为达到古代中国最高辉煌的春秋时代。
本书以左传为蓝本,左传是议论体史书,所发议论都是君子们的公论,而本文是抒发己见,格局就小多了。
本文参考了能搜到的所有资源,在这里就不一一致谢了!
由于本文过度演绎,已不能做为史料来看。
引子
周王室传到幽王,虽然宠幸褒姒,烽火戏诸侯,做尽荒唐之事,但天下依然是波澜不兴。乃是因为人类生生不息的属性,所以天下有以待之。
到周幽王意图废长立幼,早已寒了天下人心。
不是说立长立嫡这一制度如何好,而是说这一制度出于天下公议。
申侯引戎兵拿下镐京,不但周幽王身死,熟悉周朝故事的官僚世家也是百无存一。
等到周平王登基,只得重新任命官员,政事甚不称手。又见宫阙尽毁,城墙颓倒,戎兵兀自在周境内盘桓不去。周平王性喜安逸,遂决意迁都洛阳。
秦襄公见周王室东迁,虽日夜忧虑唯恐独木难支,但是毅然决定派重兵护送平王东迁。诸侯们感到很为难:“秦国不是正式的成员国,没有资格护送。”秦襄公说:“怎能因为不是周朝正式的成员国,大家率领的军队都是各自百姓的子弟兵,我不是为了秦国谋取私利而是为了天下的安宁,不要再废话了,快整顿好大家的军队,我们一起护送。”
周平王嘉许秦襄公护送之功,许以岐丰周国赖以兴盛之地。秦襄公驱逐戎兵,遂使秦国成为千里大国。
自周王室废长立幼,实际上就是兄弟之争。诸侯们也就失去了足以效法的对象,终春秋二百余年,兄弟之争无国无之,一个比一个惨烈。而秦国虽亦有兄弟之争,国内斗争远较其他诸侯国宽容。
鲁惠工原配夫人是孟子,孟子死后,又以声子为正妃,声子生隐公。宋武公有个女儿名叫仲子,她一生下来看过手相,掌纹的特征是说将来是鲁国夫人,等到了出嫁的年龄,正赶上鲁国国君是惠公,就让她嫁给了惠公生了鲁桓公。鲁惠公死时,因为鲁桓公幼小,所以鲁隐公就立鲁桓公为储君而自己来辅佐。
隐公元年
鲁隐公元年,是鲁史的记法。春天同时也是过去镐京的周王历的正月。
没有写鲁隐公登基,因为一开始鲁隐公在国内的说法是他只代理国政。三月,鲁隐公要求和邾国国君邾仪父在蔑地会盟,为什么把邾国国君称为邾仪父,因为他还未得到周王的正式册封,称他为仪父,是对他的尊称,等到周王正式册封后,那就要称他的爵位为邾子,名叫克,即邾子克。那么鲁国国君为什么称公,那是因为周王已经册封。前面说过,按照周王室过去的礼制,应该是鲁桓公即位,可是周王室典籍毁于战火,即使典籍完整,开始制定礼制的时候也不可能将未来的变化全部包括进去,只能确定一些原则来厘清,这时候的周王室基本上已经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了,所以就仓促册封了鲁隐公。
鲁隐公摄政就想和邾国友好,所以有了蔑地的会盟,因为鲁隐公始终没有把自己当作国君,而是摄政,地位和和邾国国君相当。鲁国在这个时期基本上处于没有国君的尴尬境地。
夏天四月份,费地的地方长官费伯率领军队在郎地筑城,鲁隐公如果制止,那以前在鲁国国内宣称是摄政就是骗人的。那么没有国君的制止,费伯就有权那么做。
再说郑国原来的情况,郑武公在申国娶的正妃,名叫武姜,生下庄公和共叔段。庄公出生的时候是难产,吓坏了武姜,所以就给庄公起名叫寤生,就是难产的意思,就因为这样她非常讨厌庄公。生第二个儿子就顺利多了,一下就生出来了,名叫段,差不多就是顺产的意思,武姜非常喜爱共叔段。积极要求武公立共叔段为储君。武公没同意,因为不合礼制。等到庄公即位,武姜怕庄公对共叔段不利,就要求庄公把制邑封给共叔段。庄公说:“制地那个地方易守难攻,如果不听国君命令,国君势必讨伐,一旦交战双方不是鱼死网破就是同归于尽,以前就有这样的实例,虢叔攻打那里的时候就死在那里,难道我不是你的儿子吗?如果要求别的地方就随你便。”要求京地,庄公就让共叔段去住,也不给官职,称他为京城大叔。
祭仲对庄公说:“都邑,城墙超过一百雉,就会给国家带来隐患。所以以前的天子定下的规定,大城不超过国都的三分之一,中城五分之一,小城九分之一。现在京邑超过这个限度,违反了制度,国君以后会受不了的。”庄公说:“姜氏想这样做,没有办法躲避这场祸事。”祭仲说:“姜氏怎么会满足呢,不如早点把共叔段从国内赶走,不要让他在国内培养势力,何况她还是你的亲弟弟,他是有资格争国君地位的。”庄公说:“背叛国君的事情干得越多,肯定下场不妙,你就等着看吧。”
过了一段日子,共叔段命令西边和北边边境的地方即听命于庄公又听命于大叔。公子吕对庄公说:“国家不可以忍受这种情况,国君您想选择怎么做?想把国家给他,那么我就跟从他。如果不给,那您就下令铲除他,不要让百姓来判断应该谁做国君。”庄公说:“没人帮助他,他就会自投罗网。”意思要公子吕跟从庄公这一边。
共叔段又让原来两面听命的地方只听共叔段的命令,同时把势力扩大到廪延,已经初具一个国家的雏形。公子吕又找到庄公:“现在可以给他定罪了,再让他发展势力,百姓就会站到他那一边去。”庄公说:“明目张胆的搞叛乱,内部必定不能团结。”
共叔段招兵买马,积草屯粮,武器战车盾甲等也制造的差不多了,完整了军队建制,准备攻打郑都。武姜准备作为内应,等共叔段大兵一到就打开城门。郑庄公听到他起兵的确切日期,命令公子吕率领二百辆战车进攻京地。为什么派二百辆战车?因为共叔段有二百辆战车。京地背叛共叔段,共叔段逃到鄢地,最后逃到共地。再往下史官也难以下笔。
庄公就把武姜安置在城颍,发誓说:“不到黄泉就不要再见面了。”又对这件事感到非常后悔。颍考叔听说这件事就去见庄公,吃饭的时候把肉都挑出来给老母亲留着,庄公就非常感伤自己的境遇,颍考叔就教庄公掘地见泉,即成全国君不失信于国,又母子和好如初。
为什么说颍考叔是纯孝呢?在投壶竞赛中,一方投中一次为一算,二算为一纯。纯有一举两得的意思。整部春秋难到只有颍考叔纯孝吗?春秋记事,先论大小,颍考叔爱其母,施及的可是郑庄公,大小差不多再论先后,颍考叔在春秋一开始就显出孝道。所以只记颍考叔足矣,旁人再有此孝行,就都是跟颍考叔学的,所以诗曰:“孝子为什么不缺少,都是因为有个好榜样在引导。”

评分

参与人数 1白银 +28 收起 理由
日出印象 + 28 支持原创作品,辛苦啦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4-22 20:51: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七月,周天子派宰咺来鲁国送为鲁惠公和夫人仲子助葬的物品,鲁国说惠公已经下葬,你送晚了,宰咺说这不是还包括仲子的一半嘛,鲁国说那仲子不是还没挂嘛,宰咺说:“你们一下说来早了,一下又说来晚了。到底是早了还是晚了?鲁国真是难伺候。天子派我来送,我送到了任务就算完成了,你们看着办吧。”为社么把宰咺写在史书上,天子的档案要是再丢了,那就去宰咺家族的档案馆里去找,以说明史官们不是瞎编乱造。

八月,纪国的议会决定讨伐夷国,没有前来报告,所以没记载史书上。
惠公三年的时候,在黄地打败过宋国军队,鲁隐公被册封后,就向宋国请求和好。九月,以鲁国议会的名义和宋国议会发布友好公告,从此开始正式交往。

冬天的十月,因为天子送来的助葬的物品按照礼制必须用在惠公的葬礼上,那么鲁国因为是除了周王室外最根红苗正的诸侯国,不想失去礼仪被其他国家看轻,就把惠公的棺木挖出来再葬一遍,也就是举行纯葬。但是又不能说周王室的不对,就找理由,说第一次葬的时候正好赶上宋国军队前来报复,但是那时候正流行凡事都讲究要成个双,就又找了个理由,说第一次葬的时候鲁桓公刚满月不久,太幼小了不能主持葬礼,现在好了,鲁桓公已经满周岁有一段日子了,所以第二次由鲁桓公主持。其实这后一条是鲁隐公想出来的,他是真丢不起这个人,不想主持了。纪国和夷国都是鲁国的附庸,就因为鲁国这时候正好有挖墓的工程,确实是没精力管了。别的诸侯都知道鲁国的难处,大家谁都不好意思来,只有卫侯来了,来干什么?看纯葬呗,那真是稀奇事啊,虽然破费点儿,也值回门票钱啦。打开棺材,把东西换进去。看完纯葬就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也没去找鲁隐公谈谈观后感。
共叔段在卫国作乱的时候,他儿子公子滑跑到了卫国。卫国的议会就决定为他讨伐郑国。郑国的议员就率领周天子和虢国的军队报复卫国。又去邾国借兵,邾国国君派人找到了鲁国的公子豫。公子豫当即决定去,鲁隐公不同意,说不要搅这趟浑水了。公子豫说鲁隐公是摄政,只能管国君,而只有国君才能管到公子豫。既然没国君,当然就能去。于是领兵去和邾国郑国的议员在翼地发表宣言,共同讨伐卫国,鲁国的百姓都盼望公子豫他们能凯旋而归,再让你卫侯敢来鲁国看纯葬。
十月的时候鲁国又新造了南门,预防卫国前来报复。这也用不着鲁隐公管啦。
十二月祭伯来鲁国,周天子快挂了,已经不能下命令了。
众父死了,鲁隐公没去主持仪式,因为自认为不是国君。众父是谁?就是经上说的那个公子益师,名称虽然不一样,但说的是同一个人。
隐公二年
春天的时候,鲁隐公在潜地会见戎国国君,继续鲁惠公时期和戎国的友好关系,戎国国君希望双方发表联合公报,鲁隐公以不是国君为由拒绝了。
莒国国君在向国娶的媳妇叫向姜,因为水土不服,就逃婚回娘家了。夏天,莒国议员应向国议会之请,进入向国把向姜领回去了。
司空无骇入极,费庈父胜之。
极国国君新酿了一瓶酱油,他要独自享用。极国的议会就炸了锅,到宗主国鲁国要求派人来调解,找到了关系比较铁的司空,无骇就想去极国打点酱油。这时候,费庈父刚建完新城,正在志得意满之时,也想去弄点酱油,没想到在抢酱油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极国国君家族里有祭祀祖先权利的人都杀光了。正是大城在手,酱油我有。极国内阁和议会一阵欢呼,终于从鲁国的编外编制混到了正式编制。
戎国再次请盟,鲁国议会批准了鲁隐公以国君的名义与戎国发表了联合公报。
九月,纪裂繻来鲁国为纪国国君领媳妇。冬天,纪子帛和莒子在密地发表联合公报。纪国这一顿紧忙乎,都是叫鲁国吓得,说灭国就灭国太可怕了。
郑国议会再次通过决议,讨伐卫国,还是为了公子滑的那点破事。
直到这时也没看周王室有所表示,已经逐渐放弃管理天下的责任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4-27 16: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隐公三年
春天,西周镐京历三月壬戌,周平王逝世,讣告写明东周洛阳历三月庚戌。
夏天,鲁隐公的亲生母亲声子去世,没有以国君母亲的名义下葬。只是为了尊重鲁隐公,称呼她为君氏。
郑武公和郑庄公先后为周平王的卿士,他俩都遵循周朝过去的正事,为周王室贮藏了大批麦子和谷子。周平王想趁高价卖出所有的粮食搞一些重塑周国国家形象的工程,郑武公和郑庄公都是坚决的反对。所以周平王暗地里把政事交给虢公。郑庄公就以卿士的名义对周平王的做法表示质疑,周平王矢口否认,所以周国和郑国交换人质。周平王逝世后,周国议会就通过决议,把政事分一部分给虢公。周国从此失去信用。
四月郑国的祭足率领军队割了温地的麦子,秋天又割了周国的谷子。周国和郑国关系开始紧张。
周国没有饥荒,说明粮食还没来得及卖出。
周国的武氏子来鲁国,要鲁国拿出财物给周平王助葬,说:“不要等周平王下葬以后才送到,周天子是不能搞纯葬的。”鲁隐公说这不合礼制。武氏子说:“周王室允许你们使用天子的礼仪,那都是周王室的恩典,而且天子还给鲁惠公送来助葬的物品,鲁国应该知恩图报。”鲁隐公心想,送来一个破草房,却要求回报一座大庄园,一咬牙给了。
宋穆公病重,想起大哥宋宣公当年为了哥俩好,把君位传给了自己,就想把君位传回给宋宣公的儿子与夷,就把这事托付给亲信大司马孔父。孔父说:“官员们都是你提拔的,大家都拥戴你的儿子冯。”穆公说:“要紧紧发扬宣公兄弟相让的美好品德,一定要传给与夷。”
君子们都说:“宋宣公可以说是能发挥议员作用的。”宋穆公却靠的是官员们。
冬天,郑庄公算了算周平王下葬的日子快到了,就说要到齐国去完成一个重大的公务。齐国国君就说要接待周王室的上卿。这二人就跑到石门见面去了。郑庄公怎么说也是周王室的上卿,就给了一辆豪车为周平王助葬。
到了下葬的那天,要把这豪车运往河对面周平王的墓地,结果在河面上就出了事故,车掉到了河里。其实就是被扔下河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5-7 13:3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卫庄公在齐国娶老婆就是庄姜,美而无子,貌美倒是次要的,主要是心里美,大家为她作了硕人这首诗,有她那样的本质才能描写的那么出神入化。
庄姜把戴妫生的儿子当作自己的儿子。卫庄公还有个公子叫州吁,是年轻一辈能力最高的一个,但是他有个癖好就是爱好兵器。卫庄公放纵他,而庄姜身为众院院长就按大家的意思很讨厌他。石碏谏庄公要不就立州吁要不就严加管束而庄公没听。石碏的儿子石厚与州吁臭味相投,石碏严厉禁止,石厚就离家出走了。桓公即位,石碏就成为桓公的首席顾问。
隐公四年
春天, 州吁杀掉卫桓公自立为国君。鲁隐公计划会见宋殇公,还没到日子,卫国议员来通报卫国动乱。鲁隐公和宋殇公
在清地紧急会见,磋商如何应对卫国的情况。
宋殇公即位的时候,公子冯跑到了郑国,郑国议会就想留下他。到了州吁统治卫国的时候,就想用报复郑国的方式在诸侯中扬名立万,同时让卫国的百姓拥护自己。就用公子冯的事劝宋国一起出兵,宋陈蔡卫讨伐郑国,连续五天包围郑国的东门后就退走了。
鲁隐公问众仲:“州吁能成功吗?”众仲回答:“只听说用对百姓好的方法使百姓拥护,没听说过用制造大家的矛盾的方法能成功的事。州吁这个人,按自己的意愿随意拿活人来试兵器是否锋利而又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他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秋天,各国再次讨伐郑国,宋殇公派人向鲁隐公请求增援,鲁隐公拒绝了。羽父看别人都领兵出过国了,他也想风光一回,结果鲁隐公不同意。别人的职责是国君不禁止就可以,而羽父的职责是国君同意才可以。于是他就在鲁隐公面前磨叽来磨叽去,最后鲁隐公实在是烦不胜烦就同意了。大家就特烦羽父,不是因为他磨叽,而是因为对卫侯上次来鲁国的事余恨未消。
联军打到郑国的时候,郑国只派了一些步兵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联军就把郑国的谷子割走了。郑庄公高兴坏了,粮仓早满了,不收百姓的粮食百姓怎么生活。这下好了联军给割了,那郑国就有借口大展身手了。
石碏找机会把州吁和石厚都杀了,大家就称他为纯臣,卫国议会以绝大多数赞成通过到刑国迎回公子晋就是卫宣公。
隐公五年
春天,鲁隐公看棠地的捕鱼业是技术密集型产业,达到天下领先水平。就想去棠。臧僖伯劝谏说:“国君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事情都很多,可以做的事情不去做,不可以做的事情又去做,这样来回几次,就会对到底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产生迷惑,那样就会坏事的。如果实在没事可做而又特别想做事的话,在不妨碍百姓的生产生活的前提下,抓抓国防建设提高提高百姓的军事素养,那肯定不会出什么大错。至于民间的产业,有基层的公务员提供服务,有相关职能部门来协调,是没有国君什么事的。你一定要去,我就动用独立检察官的职权阻止你。”鲁隐公说:“我又不是国君,只是想去搞搞调查研究,去到之后连指示都不做还不行吗?”臧僖伯当场吐血:“我的职权是跟随国君,你自己去吧。”鲁隐公到了棠地,把所有的捕鱼人都召集在一起,捕鱼的场面那个壮观哪。鲁隐公的国家自豪感得到了极大的抒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5-17 21: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说晋国,在晋穆侯的夫人姜氏生第一个儿子的时候,正好赶上晋军在条地战败,就起名字叫仇,取意为勿忘国耻。生第二个儿子的时候,晋军在千亩打了大胜仗,就起名叫成师,意思是伟大的军队。师服看到这个情况就断言说:“再伟大的战役过个几十年一两辈人后就很少会有人去想了。而自古至今沿袭下来的才是民众能够长期记住的。查查字典,仇这个字是有歧义的,还有个意思是夫妻不和。大子的名字有歧义,而他弟弟的名字意思就很明确。以后的人们会猜想当初为什么取那样的名字。现在蝴蝶扇动一下翅膀。N年后晋国会发生一场风暴。”岂止是晋国,这件事影响了整个天下的历史趋向。
鲁惠公二十四年,晋桓叔也就是成师与晋昭侯也就是仇处处作对。执政党内部出现了严重分歧,晋昭侯眼见舆论导向朝着有利于晋桓叔方面。于是封桓叔去了曲沃,政治独立经济独立军事独立甚至于外交上也独立。晋昭侯想充分享受做君主的乐趣。师服又断言这不是长治久安之道。
晋国将两地分别称为晋翼,晋曲沃。
鲁惠公三十年,晋潘父杀了晋昭侯。想立桓叔为晋侯,统一晋国,但是在翼地议会保守派的强大阻挠下没有成功。晋翼
议会拥立孝侯。
鲁惠公四十五年,桓叔的儿子曲沃庄伯攻打翼地,杀了孝侯。晋翼议会拥立孝侯之弟鄂侯,这个人的儿子就是后来的哀侯。
那时的晋国虽说净做不正确的事,但也知道是非曲直。知道是晋国自己做的不好,所以也不好意思要求联合国和别的国家按照晋国的叫法,称为晋翼,晋曲沃。只好任由大家称为翼,曲沃。
曲沃庄伯答应周天子,攻下翼地后,将翼侯的财产全部作为奉献,周天子正愁没有财路,所以是一拍即合,以天子的名义发布讨伐令,郑国和刑国的议员奉命听从曲沃庄伯的指挥,周天子也派尹氏和武氏前去帮忙。翼侯也就是鄂侯就跑到随国去政治避难了。
夏天,卫国才葬了卫桓公。所以说别人的笑话是看不得的。卫桓公的尸体早已不成样子。
四月,郑国议员入侵卫国势力范围来报复卫国攻打郑国东门的那件事。卫国就重金雇佣燕国出兵讨伐郑国。
郑国的祭足、原繁、泄驾率三军正面抗击,同时派曼伯与子元率制地地方部队伺机打击燕军。燕国议员知道共叔段曾在制地兵力雄厚,而且都被郑庄公收编,所以非常惧怕正面战场的郑国军队,而对制地的情况就不以为然:郑庄公怎么可能会让地方上保持那么强大的兵力,换任何一个国君都不会那么做。太低估郑庄公了。郑庄公的思路是:如果国君受爱戴,军队在哪里还不一样是郑国的军队;如果国君不受爱戴,军队都放在身边又有什么用呢?
六月,郑国的二位公子在制地以北打败了燕军。
曲沃没有如约奉献,周王大怒,周国也出兵了,连军费都不给,曲沃也太狠了。秋天,周王命令虢公讨伐曲沃,把翼地册封给了哀侯。
郕曾乘卫国动乱之际偷袭卫国,所以卫军驻扎在郕。
九月,在仲子庙前举行纪念活动,将要举行仪式时,鲁隐公突然问众仲羽舞的人数。众仲一愣,心想惠公都纪念两回了,鲁隐公第二次没参加第一次可是参加啦,我们鲁国一直用的天子的礼仪,现在问这个是什么意思?灵机一动,就把条例背了一遍,鲁隐公一看众仲是个人才,太聪明啦,要的就是这个。鲁隐公下令:从此以后鲁国纪念活动上不再用天子的礼仪了。免得周王室再以这个做借口来鲁国打秋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5-21 21:2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国议员占领邾国的土地,邾国的议员就跑到郑庄公那里去告状:“请君释憾于宋,敝邑为道。”什么是憾呢?就是想对某某做某事没做成,但是一直还有做成那事的心愿,基本上就是遗憾的意思。什么是释呢?就是了结的意思。因为郑庄公一直对联军攻打东门的事耿耿于怀,而且第一阶段的准备工作已经做完,只是因为宋军严防死守,郑庄公唯恐伤亡巨大,所以才迟迟没有动手。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郑庄公一直在等机会,现在只有一场天灾才能救宋国,因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为什么要先对宋国动手,欺软怕硬不是正常国家的做法。邾国其实是说:“现在有机会让你了结攻打宋国的心愿,请到我们邾国来,我们对从邾国到宋国的路那可不是一般的熟,可以给你们当向导。”郑国议员怎么会说带领周王的军队就能带领呢?郑庄公是周王室的卿士,把重要岗位都安插上了自己人。那么郑国的军队在什么位置呢?都陈兵于郑宋边境。从邾国直捣宋都,轻松打进了外城。宋国军队还在郑宋边境于郑军对峙,不敢撤啊,一撤就会全军覆没了。
宋国议会就以国君的名义派使者请求鲁国救援。鲁隐公一想当年双方发表的联合公告里有一条,一方如有灭亡的可能另一方有义务无条件救援,就准备起兵去救,但是又对有可能和周王的军队对抗而心有不安,于是明知外城已被攻破,还是问使者入侵的军队到达什么位置?使者唯恐说对方实力强大会吓倒鲁隐公,就说对方的军队还没有到国都。鲁隐公非常生气,说对方军队实力那么弱,宋国根本不会有亡国的可能,那就不能做出兵的决定。
冬天十二月辛巳,臧僖伯死了。鲁隐公想起他一心为国,就用国君的名义将他的葬礼提了一格。和宋国使者的时候用国君的名义是因为要在外交上对等,那是被动的。现在又主动用国君的名义,那以前别人的葬礼鲁隐公又不去参加,个别投机之徒就此打起了主意,可以说鲁隐公就此一步步走向死亡。
宋国议员又讨伐郑国,包围郑地长葛来报复进入外城的一箭之仇。
隐公六年
春天,郑国议员来鲁国希望两国和平,发布了正式的联合公报。鲁国是攻打郑国的第二强国,此为第二阶段的最后一步,如果没和平的话,那就是下个目标。
晋翼议会对哀侯已经彻底失望,曲沃来攻打的时候,议会对曲沃动之以情,曲沃未取分文,可是这个哀侯他爹还活着,他就利欲熏心,把翼地的国宝都拿去贿赂周王,换来周王的册封。翼众议院宪法委员会全体委员,参议院全体参议员,最高大法官顷父也派特使他的儿子嘉父,到随那里迎回哀侯的爹。因为哀侯已经得到册封,就用迎回全晋国元首的名义,把他安置在鄂地,称为鄂侯,曲沃上下顿生被代表的感觉。
夏天,鲁国和齐国在艾地实现了和平的愿望。郑国早就疏通了能改变进程的齐国。
五月,庚申,郑庄公进攻陈国,获得数倍于联军攻郑所带来的损失。在郑庄公布局的第一阶段,郑庄公就向联军中最弱的同时也是比较积极攻郑的陈国请求和解,如果陈国同意,那就再向卫国请求,直到彻底孤立最强的宋国。但是陈侯不同意。五父说:“和邻国友好是国家最大的利益,何况是我们有错在先。”陈侯说:“宋卫是铁了心要与郑国为敌。郑国自顾不暇,又怎么会来打陈国的注意呢!”
秋天,宋国议员占领长葛,可是公子冯并不在长葛。
冬天,周王室给鲁国发来E-MAIL周国闹饥荒了。粮食终于卖光了,当年的粮食也没歉收,但是民心动荡,大家都抢购粮食,因为信任政府所以没去抢购粮食的都饿肚子了。鲁国虽有余粮但是也不够救灾的。就代表周王室向宋卫齐郑收购粮食。鲁宋卫那是在郑国抢得粮,郑国是在周王室抢得粮,周王室卖的粮相当一部分都被齐国的商人买下了。周王室不会自己收购吗?齐国和周王室翻脸很久了,传说N久以前的纪国国君向从前的周王告了从前的齐侯的刁状,把齐侯不是做了肉酱就是熬了肉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8-10 07:17:45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庄公第一次去朝见周桓王:“大王,粮食够吃了吗?”周桓王没理这个茬。郑庄公就开始长篇大论:“大王,我早说过粮食一定要满仓,民不可料啊,从前周宣王料民,天下就没治理好,死时把搜刮到的财物都留给周幽王了,后来什么结果大家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大王你虽然没明说料民,但是在最基础也是最重要的粮食问题上,搞有多少百姓就存多少粮,和全面料民也没什么分别了。怎么样?粮食在外面转了一圈又转回来了吧,把这些年的积累和从各诸侯国搜刮来的财物还有收受的贿赂都贴进去了吧,又回到了开始吧。” 桓王非常生气:“如果不是你当初来抢粮,哪能有什么开始?”郑庄公叫起屈来:“我可是一心为了大王,就那平王的葬礼来说,哪能都去忙活葬礼而不管朝政呢?我为了公务在外奔忙,可是我听说我送葬的车并没葬进平王的墓里。”桓王说:“要做事肯定会看到成绩,你没做出成绩来,分明是你不想参加葬礼。”拂袖而去。周桓公拉住桓王的袖子,苦口婆心地劝道:“我们周王室东迁的时候,都是靠的晋国和郑国在张罗,提高接待郑庄公的规格以鼓励大家都来亲近周王室,还唯恐做得不够到位,何况还不按郑庄公应享有的规格,这样做郑庄公就会心安理得的不再来了。”结果没拉住。郑庄公眼见着午饭没着落了,就回郑国了。
晋国和郑国那是几辈子的交情了,周王要插手晋国的内部事务可连正规军都调动不了就可见一斑。有郑国在,其他国家想要插手晋国就需要仔细掂量掂量。有晋国在,其他国家攻打郑国的时候也需要收敛收敛。谁知道晋国什么时候会醒呀?
隐公七年
春,滕侯卒。不书名,未同盟也。凡诸侯同盟,于是称名,故薨则赴以名,告终嗣也,以继好息民,谓之礼经。
息字在春秋那个时代就根本没有今天利息的意思,而是平息休息或者与之类似的意思。赊贷借意思各不相同。 凡赊者,祭祀无过旬日,丧纪无过三月。凡民之贷者,与其有司辨而授之,以国服为之息。在祭祀和葬礼的时候如果周转不开,可到泉府赊账,限期归还本金,如是贫困户无法做到按期归还,可以向政府提出申请,由泉府会同基层具体经办机构审核,符合条件按照全国统一规定的期限归还,假设规定十二月统一归还,不管是六月贷还是九月贷,必须在十二月归还,如到期仍不能归还,结转到下一年度。贷基本上就是无固定期限的赊。
夏天,鲁国因为列国已经看到和平的曙光,鲁国一想这些年不是帮这个打那个就是帮那个打这个,现在大家开始和好了,一旦有那个就要报复鲁国那可怎么办?合计半天也没什么目标,干脆在中部地区筑城。但是由于害怕时间选的不好,正是农忙而且酷暑难当之时,百姓非常疲累。齐国一看鲁国这是要干什么?各国连年混战不论输赢都锻炼了队伍,而齐国军队还没经过实战检验,一旦鲁国完成战略准备,进攻齐国,齐国肯定损失惨重。急忙派夷仲年去鲁国访问,一探究竟,双方重申不以对方为假想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9-20 11:05:37 | 显示全部楼层
秋天到了,宋国眼见齐鲁郑即将成为一个集团,慌张之下急忙向郑国提出和谈,郑国拿出拟好的盟约:双方放下过去的怨恨,双方军队永不再战。问宋国还需要怎样的增减,宋国一看要的就是这个,不能再拖延时间了,于是故作大度的表示细节问题以后再谈,先和平下来再说。鲁隐公打出为宋国讨伐邾国的旗号,宋国就没借口进攻邾国了。
冬天,凡伯奉周王之命来鲁国正式访问,在返回的路上被戎人部落打着公开讨伐的旗号抓走了。什么事情都有起因,这是一个孤立的事件,所以就单独说了一下事件的起因。当初戎人部落朝见周王,带了一些土特产,周王室的政要人人有份,大家都做了符合自己身份的回礼,只有凡伯没把这土特产当回事。去鲁国访问的途中戎人部落就有心动手,转念一想,这凡伯王命在身,而且携带的财物都是用来结交鲁国的政要的,换言之是鲁国的东西,就没动手。等凡伯返回周国的途中,戎人部落就把凡伯以及鲁国政要们的回礼也就是凡伯自己的财物都带回去了。这件事是一件非常大的事件,因为这个凡伯这事儿太丢人了,竟被戎人部落打出光明正大的旗号讨伐了,后来就不了了之了。这个事件是一个标志,从此大家公开地讲周王室素质下降了。
陈国看宋国都和郑国讲和了,也急忙抢着和郑国签合约,也采用郑国拟好的盟辞。陈国政坛顿生动荡,一下分做了三排:一派要与郑国血拼到底;一派就是陈五父,当初双方对等时不签合约,现在挨完揍了再签,还不如郑军来讨伐的时候直接签城下之盟呢,那样陈国也不用遭受那样大的劫难。第三派就是已被吓破胆的陈侯为代表,宋国都奈何不了,一旦郑国再来进攻怎么办?陈五父与郑伯盟誓的时候,盟辞念得是磕磕巴巴,洩伯看到这个场景:陈五父一定是不赞成这个盟约的,不赞成却来盟誓,将来一定会被别人翻老账的。陈五父自己有苦难言:你哪里知道,陈侯逼我来的,说我以前主张签,现在真要签又不去签,想欺君呀。
陈侯看郑公子忽在周王处,认为忽必是郑伯继承人,就向郑伯提出结亲,郑伯同意了。
郑伯先打当初联军攻郑的主谋卫国,大家都不服,等打了实力最强的宋国,事情进展的就顺利了一些,就成立了研究院,专门研究国家运作的成功经验的规律,以便将来的郑国少走弯路。其他诸侯国的有心人也在做同样的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18

帖子

1094

积分

从八品上承奉郎

积分
1094
发表于 2011-9-22 20:0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鲁隐公,好悲剧的啊、、、不愿伤人反被人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40

帖子

640

积分

从八品下承务郎

积分
640
 楼主| 发表于 2011-10-6 22: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年春,齐侯想和宋卫签订友好条约,宋公趁此良机希望和卫侯先期举行正式会见,卫侯虽然生气宋国单独与郑国江和,但是考虑宋卫同气连枝的关系,就在犬丘进行了一般性会晤,宋公就提出一个设想,宋卫请齐做仲裁来调解宋卫与郑和谈,这样就不怕郑国毁约,卫侯就挺欣赏这个主意,就向齐侯提出这个请求。齐侯为了争取齐国边境的安宁,就开始积极地斡旋。
郑伯这时正在拉拢鲁国,你鲁国不是要与周王室保持距离吗?那我们郑国和你们鲁国有共同之处,郑国准备不替周王室祭祀泰山了而改祭祀周公,以泰山之祊易许田,鲁国就可以撤销驻京办了。三月,郑伯使宛来归祊,不祀泰山也。
夏,周王室非常生气,就决定任命虢公忌父作卿士。没有你郑伯周王室照样转。
四月甲辰,郑公子忽以娶媳妇的名义离开京师,如陈逆妇妫后回到郑国。对陈国也不重视草草成亲了事。陈鍼子说:“陈国也别指望这个婚事能确保陈郑的关系了。”
齐人终于促成宋、卫与郑达成协议。这个过程也挺难的,郑伯说还要打卫国,齐人就说给个面子。秋,会于温,盟于瓦屋,以释东门之役,礼也。
八月丙戌,齐人为了答谢郑伯,跟着郑伯朝见周王,怎么样多年的努力终于见着成绩啦,郑伯眼里闪着晶莹的泪花,那个委屈啊就别提了,大权都旁落了,周王看在眼里心里那个内疚,真是对不起人家了,就答应要好好补偿郑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历史帝国 ( 沪ICP备12044295号-2  

GMT+8, 2017-10-24 04:41 , Processed in 0.445271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历史帝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