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允许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历史帝国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68|回复: 0

[通论] 论袁术战略选择之失误

[复制链接]

9

主题

27

帖子

177

积分

正九品下登仕郎

积分
177
QQ
发表于 2017-3-26 12: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初平元年(190),因董卓控制东汉朝政,引发关东诸军讨伐董卓之役。当时关东诸军的盟主为袁绍,韩馥、袁术、刘岱、曹操等也都参与此役。董卓退往长安后,关东诸军“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其中袁术也是在当时军阀混战舞台上较活跃的一个重要角色。但出身于“四世三公”之家的他却在起兵后不到十年就灭亡了,主要原因之一是他在战略上有不少失误之处。下面我们分析袁术从初平元年到建安四年间所面临的战略选择及其所犯的战略错误。
  一
  董卓入洛阳后欲废汉帝,袁术出奔南阳。长沙太守孙坚在起兵讨董卓后,北上途中先迫荆州刺史王睿自杀,又诱杀南阳太守张咨。王睿自杀后,东汉朝廷委任刘表为荆州刺史。刘表上袁术为南阳太守。那时袁术采取了联合孙坚的策略,表孙坚行破虏将军、领豫州刺史。这样,除得到刘表认可而控制南阳外,他还联合孙坚控制战略地位非常重要的豫州,袁术由此有了自己的根据地。在与孙坚的联合中袁术处于主导地位,这一关系对他而言意义是非常重大的,尤其是在他本人军事指挥才能相对欠缺的情况下。当时袁术与孙坚面临战略选择———既可以北上进击董卓,又可以南下攻打在荆州立足未稳的刘表。山东诸军起事本为讨伐董卓,在未败董卓前开始大规模自相残杀的战争是说不过去的。况且南阳与豫州都与董卓势力邻接,即便是出于巩固新得州郡的考虑,他们也应北上讨伐董卓。孙坚后“率荆、豫之卒,击破董卓于阳人”。初平二年四月,董卓还长安。孙坚则在董卓退走后进入劫后的洛阳,但不久即撤军。
  董卓退回长安后,关东诸军未继续向关中进发,而开始相互兼并、残杀。初平二年七月,袁绍诱使公孙瓒攻韩馥,以此胁迫韩馥让冀州于他本人。他又趁孙坚率军出征未归之时,遣周日禺为豫州刺史来争夺该州。周日禺袭夺孙坚部占据的阳城,但后被孙坚引兵击退。周日禺曾为曹操收合兵众,还从其攻战,曹操并“以为军师”。这样看来,被袁绍任为豫州刺史可能是出于曹操的谋划———曹操或许也想以豫州为自己的根据地。对豫州的争夺以及此前在立幽州牧刘虞为帝一事上的分歧———袁绍主张立刘虞为帝,而袁术始终不肯支持,使得本为从兄弟的绍、术二人反目。袁术还在致公孙瓒的信中称袁绍“非袁氏子”,这使得袁绍大怒。二人在“积此衅隙遂成后,“乃各外交党援,以相图谋”。袁术“既与绍有隙,又与刘表不平而北连公孙瓒。绍与瓒不和而南连刘表。其兄弟携贰,舍近交远如此”。二袁的分裂与争斗对当时关东政局有重大影响,后来二人先后失败与此也不无关系。
  在孙坚与周日禺争夺豫州的战斗中,袁术遣公孙瓒之弟公孙越助孙坚,而公孙越在交战中被流矢射死。公孙瓒认为其弟之死袁绍有责任,于是他在破青、徐黄巾后,又进军界桥。他还以严纲为冀州刺史,田楷为青州刺史,单经为兖州刺史。看来他的目标是囊括冀、青、兖三州。初平三年正月,袁绍在界桥击败公孙瓒。此后他在冀州站稳脚跟,这对河北的局势有决定性影响。而他的胜利或直接或间接影响了袁术、曹操、吕布后来的发展。
  袁术、孙坚击败周日禺巩固豫州后,面临战略方向的选择:西北面的河南尹之地在讨伐董卓之役中遭到严重破坏,东面的徐州属于陶谦控制,而东南面的扬州袁术在击败袁绍所派的袁遗后任陈瑀为刺史。除上述三地外,他们向北可攻兖州,向西南可攻荆州。那么,袁术、孙坚此时究竟该选择荆州还是兖州为主要进攻方向呢?
  占据荆州的刘表为袁绍的盟友。而兖州刺史刘岱原与袁绍、公孙瓒交好,“绍令妻子居岱所,瓒亦遣从事范方将骑助岱”。后来在袁绍与公孙瓒决裂后,刘岱从程昱计亲袁绍。“范方将其骑归,未至,瓒大为绍所破”。由此看来,刘岱与公孙瓒决裂并倒向袁绍应是在界桥之战前。如果此时袁术、孙坚合攻刘岱,很有可能击败刘岱,进而可击走据东郡不久、羽翼未丰的曹操。这样,也就未必会有以后曹操据兖州起家之事了。袁术在占领兖州后,还可与北边的公孙瓒夹击冀州的袁绍。但袁术、孙坚并未选择这一进攻方向,而是选择了荆州。
  初平三年(192)正月,袁术为夺取荆州,派孙坚攻刘表于襄阳。后孙坚被刘表部将黄祖军士射杀。这对袁术是个较为沉重的打击———不但他对荆州的图谋未能实现,而且他再也找不到像孙坚这样能战又能与他配合较好的将领了。
  就在同年四月,王允、吕布等诛董卓。六月,董卓部将李傕、郭汜等攻陷长安城。吕布逃往关东,先投奔袁术。开始时袁术待他甚厚,但吕布“自恃杀卓,有德袁氏,遂恣兵抄掠”。袁术“患之”,吕布感到不安就离开袁术,先到河内张杨处,又转投袁绍。这是袁术第一次与吕布的合作,时间较短,也无成效。如果当时袁术与吕布能结成他与孙坚那样的关系,对他显然是有利的。但吕布“恣兵抄掠”,表明他难受袁术控制。
  还是在那年四月,青州黄巾军击杀兖州刺史刘岱。东郡太守曹操领兖州牧,进兵击破黄巾。这样,曹操就获得其重要的根据地———兖州,这使得黄河以南的局势出现了重大转变。
  同年,袁术因与袁绍不和而求援于公孙瓒。公孙瓒派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屯发干,以逼袁绍。但刘备等人相互间并无紧密配合,也未得到公孙瓒、袁术的有效援助,被袁绍与曹操分别击破。
  次年春,荆州牧刘表断袁术粮道。刘表此举应与此前袁术、孙坚攻荆州有关,并可能也出于夺回南阳的目的。袁术为摆脱困境,并未反击刘表,而是选择了新的进攻方向,那就是北上攻兖州。为此他率军进入陈留郡,屯封丘,并派部将刘详屯匡亭。此役袁术还联合“黑山余贼及匈奴于扶罗等”。此役曹操采取的策略是先击刘详,诱袁术主力前来救援,而后予以击破。此后他又对袁术紧追不舍。袁术先退保封丘,再撤到襄邑,后又走宁陵(已属豫州境)。曹操继续追击,袁术居然狂奔到扬州九江。
  袁术在被刘表断粮道后,不应冒险去攻兖州,当时曹操已控制兖州,加上袁绍的支援,是袁术无法战胜的。如果袁术确实要攻兖州,也应选择更好的时机,或在初平三年曹操刚领兖州仍在与黄巾作战之时,或等到可与陶谦联合对付曹操之时。
  二
  袁术徙寿春后,统领孙坚余部的孙贲来投靠他。其时袁绍用周昂为九江太守,袁术派孙贲攻破周昂。后袁术表孙贲领豫州刺史,说明他仍欲联合孙贲控制豫州。但孙贲后来又转任丹杨都尉,“行征虏将军,讨平山越”。这或许因为他不愿参与中原混战,而欲往江东发展。兴平元年(194),孙策投袁术,袁术将孙坚部曲还孙策。孙策向袁术请求允许他助吴景、孙贲等平定江东,得到许可,他由此逐步占有江东。此后袁术已难于控制他了。其实袁术不该派孙策而应派他人平定江东。孙策仍然可用,但应以还其父孙坚兵为条件诱使其北上豫州或东攻徐州。
  也是在兴平元年,张邈、陈宫在兖州反曹操而迎吕布。荀攸等为曹操守甄城。此时豫州刺史郭贡率众数万来到城下,“或言与吕布同谋”。郭贡求见荀攸,后者认为:“贡与邈等,分非素结也,今来速,计必未定;及其未定说之,纵不为用,可使中立,若先疑之,彼将怒而成计。”郭贡见荀攸无惧意,认为鄄城未易攻,于是引兵去。由此或可推知,郭贡应与陈宫、张邈等一样,原为曹操属下。在初平四年袁术败逃扬州后,曹操控制了豫州(至少豫州的一部分),并任郭贡为刺史。但张邈、陈宫反曹操后,曹操不仅失去了兖州大部,还失去了豫州。这时袁术可能趁机派兵重占豫州(或豫州一部分)。
  吕布占据兖州大部后,遭到曹操等人的反击。此时袁术应一面巩固豫州,一面支援吕布。如果吕布能在兖州站稳脚跟,不但抑制了曹操势力的复起,而且限制了袁绍势力的南下。可惜袁术并未采取积极介入的态度,而曹操一旦恢复对兖州的控制,很快就将袁术势力从淮北逐出。兴平二年十二月,曹操刚平兖州,立即“东略陈地”,当时陈相为袁术所委任的袁嗣。建安元年正月,袁嗣降曹操。此后曹操在荀攸、程昱支持下,派曹洪率部西迎已渡河来到关东的汉献帝。卫将军董承与袁术将苌奴拒险阻止曹洪前进。或许袁术虽然自己不愿迎汉献帝,但也不愿献帝落到曹操手里。
  汉献帝来到关东后,袁术如袁绍一样,面临一种战略选择,是否迎献帝。但他也与袁绍一样,放弃了这一机会。此前汉献帝败于曹阳(兴平二年冬),使得袁术对他更加轻视。他认为“今刘氏微弱,海内鼎沸”,并野心膨胀,“欲应天顺民”。袁术的野心使得他在对汉献帝的问题上采取了错误的政策。而曹操则抓住了这一时机。他在平定兖州后,没有留下来修整,而是随即谋取豫州。当他看到控制汉帝的机会后,又将这一举动与占领豫州等地结合起来。占据兖州、豫州等后,曹操基本实现了鲍信“且可规大河之南,以待其变”的战略建议。而袁术的战略形势则大大恶化了。他仅据有扬州之一部,且难以向各个方向扩张。
  曹操“挟天子而令诸侯”后,袁绍采取的补救策略是“乃欲移天子自近,使说操以许下埤湿,洛阳残破,宜徙都甄城”。但这遭到曹操反对。而袁术看到汉献帝被其仇敌曹操控制后,更想称帝以摆脱政治上的被动,因此他在建安二年僭号并“置公卿,祠南北郊”了。但这其实造成他政治上更大的困境,占有江东的孙策也借此彻底脱离他。
  三
  初平四年(193)袁术领扬州后,又自称“徐州伯”,显示了他在北方失利后,才立足于扬州,又对徐州有野心。但这种野心并未立即转化为对徐州的军事行动,而袁术的劲敌曹操借口为其父报仇也在谋取徐州。在初平四年、兴平元年曹操两次进攻徐州过程中,袁术都未给陶谦提供有效支持。当时刘备随田楷救援陶谦,并在兴平元年陶谦去世后代领徐州。次年,吕布败于兖州,投徐州刘备。其间在扬州的袁术面临三种选择:攻徐州;承认刘备领徐州并联合刘备;在吕布投徐州后让他得徐州。袁术先选择了第一种方案,但与刘备久战不克,于是又支持吕布取徐州。不过这样一来,他谋徐州仍未成功。但袁术是否可以选择另一种方案———承认刘备领徐州并联合他对付曹操、吕布呢?这也未必能实现。袁术到扬州后,由于此前对荆州、兖州的攻势都遭到失败,他扩张的重点转向徐州。陶谦去世本来对袁术谋取徐州是一机会,但刘备的介入使他的图谋未逞。不过,即便他能抑制自己的扩张欲望,转而采取联合刘备的策略,也未必真能得到刘备的信任。刘备在领徐州前,曾加以推脱,对陈登等说:“袁公路近在寿春,此君四世五公,海内所归,君可以州与之。”可见他已对袁术已有戒心。为刘备领徐州事,支持他的陈登等人还遣使诣“盟主”袁绍,并得到后者的认可,而这主要是针对袁术。由此看来,即便袁术欲与刘备和好,也难以真正得到刘备及陈登等人的信任。
  吕布在袁术支持下取得徐州,袁术是将其作为反对曹操、袁绍的潜在盟友看待的。尽管初平三年二人分道扬镳,但吕布后来与曹操、袁绍结怨更深。由吕布替代转向袁绍阵营的刘备占领徐州,对袁术而言是相对有利的。不过,在吕布占据徐州之初,他密使吕布部将河内郝萌作乱以图夺
  得徐州,但此举被吕布、高顺粉碎。此事增加了吕布对袁术的不信任感。后来袁术欲结吕布为援,但由于后者为人“轻狡反覆”,且其对袁术的不信任感难以消除,因此最终没有结果。建安二年(197),袁术遣使韩胤为其子聘吕布女。吕布本已同意,后又听从沛相陈的劝说,“女已在途,追还绝婚。械送韩胤,枭首许市。”袁术怒,“与韩暹、杨奉等连势”,并派大将张勋攻吕布。吕布遣人说服韩暹、杨奉,与他们一起击破张勋。此次吕布固然无礼于袁术,而袁术却不应因怒而打无把握之仗。战而不利,辱上加辱。
  袁术在败于吕布后,居然又率兵进攻陈国,并“诱杀其王宠及相骆俊”。陈国距许不远,曹操率军亲征,袁术得知后大骇,立即退往淮河以南,而其将桥蕤被曹军所斩,而张勋退走。
  次年,吕布又交好袁术,并派高顺攻破刘备于沛。曹操先派夏侯惇往援刘备,后又亲自率军攻吕布。吕布遣人求救于袁术,但袁术没有积极救援。吕布“唇亡”,袁术“齿寒”。此时袁术再也不可能找到任何盟友了,除非向袁绍“低头”,即使“低头”也为时已晚。
  到建安四年(199),因“淫侈滋甚”致使“资实空尽,不能自立”,袁术烧宫室,奔其部曲陈简、雷薄,但被陈简等所拒,士卒也散去。袁术困窘,此时终于想投靠袁绍,“归帝号于绍”,并欲北到青州从袁谭。然而,曹操派刘备邀击袁术,他不得已走还寿春,途中病故。
  在汉末群雄混战过程中,袁术最大的战略失误之一是未能采取适当策略避免使袁绍成为其战略敌人。如果袁术在初平年间不与袁绍交恶,袁绍联合、扶植曹操的必要性大为降低,他就不必在初平、兴平年间主要依靠曹操来使其免受黄河以南的威胁。而袁术则有可能继续保有豫州及荆州南阳乃至占领兖州。但二袁的反目终使外人得利,他们两人也先后灭亡。
  除此以外,袁术另一重要战略错误是在关键时期选择了错误的进攻方向,尤其是初平三年应将进攻方向选在兖州而非荆州。初平三年孙坚死于荆州、曹操获得兖州以及公孙瓒败于界桥,都或直接或间接影响了袁术后来的结局。他的另一个战略错误就是未能迎立献帝却谋求自立,这使他在政治上空前孤立。最后,袁术未能对敌人的敌人进行有效的帮助———包括在徐州对抗曹操的陶谦以及与曹操争兖州的吕布。曹操终于巩固兖州后来又占领豫州、徐州,形势发展至此袁术已难有作为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历史帝国 ( 沪ICP备12044295号-2  

GMT+8, 2017-7-22 14:48 , Processed in 0.360862 second(s), 2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历史帝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