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允许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历史帝国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58|回复: 1

韩国宝宝吓坏了

[复制链接]

624

主题

3024

帖子

1万

积分

正七品下宣德郎

中华文化府知府

积分
13134
QQ
发表于 2017-7-9 00: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韩国记者吴光镇,供职于韩国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朝鲜日报》旗下的《朝鲜经济》。这是他第三次来到中国,适逢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体系在中国引发激烈的反韩情绪,加之朝鲜数度试射导弹让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持续升温。吴光镇与我们分享了他对中国人反韩浪潮、限韩令、朝鲜半岛局势、中朝关系等热点问题的看法。以下为访谈文字实录:
王昉(以下简称“王”):光镇你好,欢迎做客《有色眼镜》。你供职的韩国《朝鲜经济》是韩国影响力最大的媒体之一《朝鲜日报》旗下的刊物。据我所知,这已经是你第三次来到中国了。能不能简单介绍一下
你跟中国的渊源?
吴光镇(以下简称“吴”):我第一次来是2003年。我当时工作的媒体《韩国经济新闻》的总编辑突然问我,能不能去北京工作。我觉得一个好机会来了,不能放弃,就接受他的建议来到中国。
王:当时能讲中文吗?
吴:不能。我就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在北京做了三年驻京记者。回国后我想了想,还想继续做更专业的关于中国的报道,所以决定再来北京学习。2011年我又来到北京,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
王:很厉害呀。什么专业?
吴:金融专业。非常难。用中文学习,论文也是中文写的。
王:3年就拿到学位了?
吴:对。3年里所有的节日我都是一个人在学习,这是很难得的机遇。


王:那时候你大概多大岁数?
吴:45岁左右吧。我在我的同学中是最老的,所以他们就都叫我“老吴老吴”。
王:3年之后,你的中文和金融专业知识都应该很厉害了?
吴:应该是提高了,但我还是需要学习。那个期间我结交了很多中国朋友、同学,他们非常支持我。
王: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国政府高级官员的摇篮呢。所以你现在应该有很多政府官员的采访资源吧?
吴:是,但是我们一般只是简单地谈谈生活怎么样啊,谈谈中国经济怎么看啊,不谈具体工作。
王:他们不肯跟你说?
吴:不是,我不肯要求他们说。我知道他们比较不方便,我理解他们的难处,交流一些平常事就好了。
王:2014年之后呢?
吴:之后我回韩国一段时间。然后我2015年转到现在的单位《朝鲜经济》,他们想在北京建一个记者站,邀请我成为他们的首席驻北京记者。我去年2月份再回到北京。
中国反韩情绪导致“双败局面”
王:你这次到中国来,正好碰上了一个比较独特的时刻。过去一年多,因为萨德,中国跟韩国的关系比较紧张。这段时间,你的工作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是不是主要在围绕这一场争端进行报道?
吴:简单来说,萨德以前,我通过韩国朋友、韩国企业家约中国著名企业家的采访,90%已经成功了,他们愿意接受我的采访。但是最终,它们的总经理说,现在萨德时期,比较敏感,他们不敢接受采访了。听说不是中国政府指使他们不接受韩国媒体的采访,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我比较能理解,因为中国一些政治方面比较敏感。
王:你作为一个韩国人,走在街上或出去采访的时候,会有人身安全方面的考虑吗?担忧吗?


吴:有点担忧的,有点担忧的,坦白说的话。我经常坐地铁,在地铁上我经常看手机。有时候,突然会担心,不知道会不会有人看到我手机上的韩文。有点紧张吧,但也不是那么厉害。但我的一个韩国朋友,几周之前,他打的,车上接到了从韩国来的一个电话,他说了韩语,突然师傅就停车了,让他下车。
王:我们现在在望京,这家咖啡馆是一家韩国人开的咖啡馆,而且望京也是韩国人聚居地。最近好像这场风波稍微平息了一些。在反韩情绪最高涨的时候,你在这边工作生活的情况是什么样的?
吴:我采访过了,所以比较熟悉。3月初是最高峰时期,现在高峰期已经过了,但还是有(影响)。我采访的韩国餐厅里,一家已经关闭了,还有几家人少太多了。40%、50%以上的客流下降。

中国客人不来了,韩国企业家们的聚会也减少了,从韩国来出差的人也少多了。中韩经济交流急剧下降了,反映到餐厅就是客流量下降。但是我最担心的是,并不是中国政府指使老百姓不去韩国餐,而是中国老百姓自己决定不去。他们为什么做这个决定呢?可能心理上不满意韩国政府吧。但是韩国政府跟韩国的产品、韩国的企业没什么关系啊。还有我担心的是,如果这样的情绪持续下去,
非常不好。为什么呢?韩国政府、中国政府的措施未来都可以撤回,但是老百姓自己的决定,这种互相伤害的情绪不是一年两年,有可能持续十年二十年。民间层面的伤害是难以挽回的。今年是中韩建交25周年,这样长时间建立的友好关系这么短时间就丢了,真的很可惜。

王:在这场风波当中,乐天玛特这家韩国超市成为很多中国人发泄情绪的一个靶子。
你有没有采访乐天玛特?他们的损失大概有多大?
吴:我不知道具体数据,但乐天玛特在中国99家卖场,其中80%以上已经关门了。基本上直到现在也没有重开。为什么被关呢?因为各地政府去查它们的消防,称乐天存在消防隐患。但我也看见中国的老百姓在微博上说,如果这么危险的话,为什么之前没有告诉过他们?地方政府这种做法,从我们角度来看,不是那么自然(合理)的事情。
王:除了乐天玛特之外,其实韩国还有大量的企业在中国,包括有很大的一个造车业。他们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
吴:韩国最大的现代汽车, 2002年就与北京汽车建立了合资企业生产汽车。北京汽车是北京市下属的国有企业。但是它们现在的销量非常非常不好,3月份的销量下降了44%。
王:是因为这个这场风波吗?
吴:除了这个以外没什么理由啊。我也听说他们的竞争者,一些跨国公司,可能还有一些中国企业,最近采取了一种经销策略:顾客已经预订了现代汽车,但如果决定不买了,就可以得到礼物什么的。这就是一种“爱国营销”。
王:所以韩国企业在中国的经营受到的冲击还是满大的。
吴:当然很大。但是我想说的是,在这些韩国公司工作的人基本上都是中国人啊。
很多韩国餐厅的老板告诉我,他们没办法,(裁掉的)都是中国的职员。还有现代汽车的工人也是——我想工作,为什么不让工作?所以我觉得这完全是一个双败的局面。
王:其实从去年开始,中国政府就有一轮“限韩令”,主要是针对来自韩国的文化娱乐产品,包括电视剧、电影、音乐,对这个行业是不是也有比较大的冲击呢?

吴:非常非常大的冲击。但是从经济的角度来看,从数据的角度看,不是那么大。虽然韩国文化产业对中国的出口额很高,但是文化产业在韩国整个经济中比例不是那么大。但我们感受到的冲击比较大,因为文化的象征意义比较大。所以很多韩国人说,中国政府就是采取这样的,让韩国在经济方面损失不那么大、但更多是一些象征意义上的打击。这是比较好的战略啊,不是吗。
王:但我在一篇报道当中也读到,其实现在韩国最大的上市娱乐企业中,有很多中国股东,中国投资者。
吴:对,这也是一个双败的局面。限韩令的新闻被报道以后,很多韩国的上市娱乐企业的股价下降非常厉害,受到影响最大的其实是这些企业里的中国股东,一些著名的中国企业。
王:五年前,日本跟韩国也有领土方面的争议,当时日本也曾经采取类似的措施来限制韩国的文化出口到日本,是这样吗?
吴:没有特别多,而且跟中国的情况有点不一样。我不是文化产业方面的专家,但据我的理解,韩国对中国的文化出口跟对日本有点不一样。韩国歌手在日本和中国都受欢迎,但是韩国电视剧只在中国受欢迎,在日本没什么市场。《跑男》这样的真人秀在中国非常受欢迎,但是在日本好像没有什么影响。所以日本可以抵制韩国的文化产品没有那么多。我的理解是,不是萨德之后中国才开始抵制韩国文化产业的。很多韩国专业也这样说,现在中国不是简单地将文化理解为一个产业,而更多的认为它是一种价值观,所以中国开始抵制外国文化的影响。萨德之前中国就已经开始抵制韩国的文化产业了,电视剧占的比例最大,但是萨德加速了这一过程。
韩国社会对中国情绪转差
王:你刚才提到3月份是这场风波最激烈的时候。现在萨德仍然在部署中,但为什么中国这边的反韩情绪有所降温?你怎么看?
吴:有几个理由吧。

第一个是我们韩国以前的总统朴槿惠下台了。从中国政府角度来看,萨德是从她开始决定的,所以她下台以后这个局面有可能改变。
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听说中国政府也开始意识到,这样的局面持续的话,韩国很多老百姓对中国的情绪也不好,越来越不好,对中国政府也不好。这不是一时一刻的问题,以后十年一百年,我们还是邻居,跑不掉的,不是我看你不好看我就走了。
中国政府理解了,所以他们慢慢在微博上限制那些抵制韩国的言论。
吴:就是说中国政府做了一些降温的事情。
王:对,情绪不是自己降温的。我本科的专业是心理学,情绪不是短时间可以消化的。所以站在情绪的角度来说,这件事还是很严重的。
王:你最担心的还是民间的情绪?
吴:对啊。民间包括企业家。现在很多韩国企业家非常担心,因为他们在中国有很多投资,但是突然受到这样的影响,未来我怎么敢再投资啊?萨德这样的问题未来有可能再出现啊。夫妻之间也有冲突的,不是吗?我们的国家之间肯定有冲突的,但是冲突再发生的话,怎么还敢再来投资啊?还有很多韩国人不敢到中国旅游。来中国的外国游客中,最多的就是韩国人,统计上都有显示,10年排名第一。但他们现在不敢来了。也是一个双败的局面。
除了韩国企业家以外,很多在中国的跨国公司,还有其他国家的外交人员也非常关注萨德问题怎么进展。现在萨德是针对韩国的,但这样的事情也有可能被他们摊上。以前这样的事情就曾发生在日本身上。最近有一个国家的大使馆给我打电话,对方是一个我以前完全不认识的人,
但是他给我打电话聊萨德,想了解韩国政府情况怎么样。所以我觉得,萨德不只是中韩之间的问题,全世界都在关注。


王:中韩之间的经济依存度过去25年已经非常高了,中国还是韩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国。你觉得这场政治风波会对它造成根本性的影响吗?还是说,这只是一个小插曲,长远来看改变不了两国的经济依存?
吴:在韩国,现在有很多这样的声音:萨德以后,韩国应该降低对中国的依赖度。长期以来韩国跟中国的贸易比较方便,但是萨德出现以后,大家意识到,对一个国家的依赖度太高的话,风险比较高。但是那些中国抵制不了的韩国产业,需要提升。
王:比如哪些产业?
吴:半导体。韩国半导体对中国的出口在萨德期间涨价很多,因为除了三星和其他一些韩国公司的半导体,中国人还能在哪买啊?所以这些产业要在中国以外找到更多其他的出口市场。
王:韩国民众现在对于中国人,整体是一个什么样的情绪和态度?
吴:之前是比较友好的。我认识的一个人,退休之后来北京学习中文,他的第二次人生想到中国来过。我认识的很多人都是这样的,对中国不能说崇拜,但是很喜欢。对他们来说中国就是机会,而且中国文化悠久,学习的东西比较多,而且我们离得又那么近,好吃的东西也很多。但是现在,在很多和中国有关的报道之下的评论里,基本上都是反中的。一些原来不支持萨德的人也改变了立场,因为中国抵制韩国比较严重,所以他们要反抗。为什么呢?因为如果我们现在放弃萨德,那么决定我们命运的,我们的措施,未来一直听中国政府的话吗?很多韩国人就是这样想的。中国政府需要听一听。中国也一直说其它国家不能干涉内政,我同意这个立场,每个国家的情况都是不一样的,历史不一样,发展阶段不一样。只按照我们国家的价值观,说,你应该怎么做,这样不好。
王:韩国作为一个比较小的国家,也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也要为自己争取生存空间。


吴:哪个国家都是这样,就像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一样的道理。
特朗普向朝鲜喊话“只是作秀”
王:现在朝鲜半岛的形势还是非常错综复杂,韩国的民众怎么看?会比较多恐惧和担忧吗?
吴:如果朝鲜半岛的局势真的严峻到一定程度,受到最直接影响的当然是韩国老百姓。但是很多外国人最大的疑问是,韩国人怎么那么平静呢?有可能是因为我们习惯了,北朝鲜一直都在发出威胁,没有威胁的时期几乎没有吧。
王:可是现在确实有一些情报说,他们距离研制成功核武器很近了。
吴:所以特朗普派航空母舰,派潜艇过来,我看到报道了。但其实不是那么紧张的。
王:内心深处,韩国民众是比较寄希望于美国在该出手的时候要出手的,对吗?
吴:不是。有这样的意见,但完全反对的意见也有。经济依赖度太大有风险,但是政治依赖度太大也有风险。美国百分之百一直支持我们的吗?各个国家都是按照自己的利益来制定措施,所以我们要冷静地看待这个事情。
王:韩国民众怎么看中国?是不是也认为,中国应该更多地压制朝鲜?
吴:对,这个观点是比较广泛的,比较共同的,觉得北京对朝鲜其实是可以施加更多压力的。我们的理解是,北京对北朝鲜的影响比较大,比如可以切断对朝鲜的石油供应。石油切断的话,他们基本上生活不下去。
王:那韩国民众怎么理解,迟迟到现在中国还没有做出比较实质性的措施?
吴:这个非常简单。我们都知道中国政府不想看到北朝鲜混乱。如果北朝鲜混乱的话,第一,很多难民会进入中国。中国共产党最强调的就是稳定,特别今年更重要,今年秋天会召开十九大,在这之前需要稳定的条件,这是最大的理由。还有一个原因,一些批评家觉得中国需要北朝鲜,北朝鲜是一个筹码,中国可以借此提高国际舞台的外交影响力。
王:最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跟特朗普总统见面。那次见面发出的信息是,中国愿意在朝鲜问题上做出一些妥协,甚至有可能会去配合一下美国。韩国怎么看?会觉得更紧张一些吗?会不会觉得就是战争的脚步更近一些呢?
吴:我们当然不希望中美配合抵制朝鲜导致战争。但我觉得这就是一场秀,因为特朗普是一个矛盾很多的人。如果之前的美国总统这么说,我能理解,比如奥巴马一直强调民主的价值。但是特朗普并不怎么谈民主,也不看重对外输出民主,他关心的只是America First(美国优先),关心美国国内就业的提升。但是朝鲜和美国就业提升有什么关系呢?他为了北朝鲜就抛弃America First吗?这是完全矛盾的。
王:作秀的目的是什么呢?只是为了给朝鲜增加压力吗?
吴:当然增加压力啊。而且如果成功的话,会给特朗普执政带来动力。因为现在他在国内情况非常不好,四年之后能不能做总统也说不准。内政失败的政治家,都会在海外寻找动力。他肯定明白,经济不是短时间可以改变的,但他又需要短时间内有成果,所以对北朝鲜做这样的事情是一个比较好的战略。
快问快答:
王:你最想采、但还没有采访到的中国人是谁?
吴:王健林。
王:如果你只能问他一个问题,你会问他什么?
吴:(成功)秘诀是什么。
王:你每天必读的中国媒体是什么?
吴:很多。FT中文网,新华。
王:你读《环球时报》吗?
吴:当然看啦,它的评论社论都是比较极端的。
王:你们会认为《环球时报》代表了中国政府的声音吗?
吴:我们认为(是)。有一些中国高层外交官告诉我们,这不是中国政府的声音,但有时候我们觉得他们通过《环球时报》发出一些信号。
王:你做过的最有成就感的,让你最满意的一篇中国报道是什么?
吴:深圳为什么成为中国的硅谷。这是一篇很长的报道,上了我们杂志的封面,做得很辛苦,但是我收获也很多。
王:你个人认为解决朝鲜半岛问题的最理想的方式是什么?
吴:一国两制吧。通过这个过程,两国老百姓有一个理解双方的时间。
王:你认为韩国的三星和苹果谁将最终胜出?
吴:当然我希望三星。但是三星不是那么简单的,只是运气好的公司,他们的文化非常非常厉害,有点像军队的文化。这种拼命的精神肯定有优势。
王: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韩国大选谁会赢?
吴:这个非常难。还是文在寅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69

主题

4908

帖子

7万

积分

从四品上太中大夫

秦汉三国府同知、一二战史府会办

积分
78218
QQ
发表于 2017-7-12 08:54: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是迄今为止这一盘局的最大赢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历史帝国 ( 沪ICP备12044295号-2  

GMT+8, 2017-8-19 02:08 , Processed in 0.496682 second(s), 2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历史帝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