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允许中文注册 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历史帝国

站内搜索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44|回复: 0

[海外史著] 评亨利·皮朗的《穆罕默德和查理曼》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42

帖子

462

积分

正九品上儒林郎

积分
462
发表于 2017-11-22 19:2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穆罕默德和查理曼》读书笔记

《穆罕默德和查理曼》作者比利时著名史学家亨利·皮朗(18621935),在比利时史、欧洲中世纪城市史、商业史、工业史、经济史、中世纪文献学等领域都有不少成就。在他诸多领域的研究中,除了在比利时史和经济史方面的卓越成就外,尤为引人注目的是根据其思考和观点形成的“皮朗命题”,即造成古典时代和中世纪之间断裂的不是蛮族的入侵,而是穆斯林在地中海地区的急速扩张。对于这一观点,作者在《穆罕默德和查理曼》中作了较为集中的论述,也是该书的主要内容。该书分为前后两编,分别论述伊斯兰教扩张前后的西方世界。第一编分为三章,第一章对地中海地区的“罗马化”、日耳曼人的入侵、诸蛮族王国以及查士丁尼一世恢复罗马帝国等内容按时间先后作一总的论述,第二章对私人财产和土地、叙利亚人和犹太人主导的大宗贸易、诸蛮族王国的内陆贸易以及货币流通等社会经济状况分别论述,第三章对古典时代的传统、基督教教会、日耳曼人入侵后的艺术以及诸蛮族王国社会的世俗性等社会文化方面的内容进行论述,然后得出结论,日耳曼人的侵入并没有导致古典时代的终结,大部分日耳曼人迅速“罗马化”,于476年被摧毁的只是西罗马帝国这一政治实体,始于罗马帝国时代的地中海的统一性仍然存在。第二编也分为三章,第一章先讲述从632年到9世纪末穆斯林在地中海地区狂飙般的扩张,再讲述伊斯兰教扩张导致的西地中海地区的贸易关闭和威尼斯人地位的突显和崛起,第二章先讲述墨洛温王朝的衰落和奥斯特拉西亚宫相的崛起,再讲述罗马教皇从依附拜占庭帝国到转向加洛林宫相以及新的法兰克帝国的建立,第三章从社会经济、政治、文化三方面分别论述加洛林帝国的一些特点,最后得出结论,造成古典时代和中古时期断裂的不是日耳曼人的入侵,而是伊斯兰教的迅猛扩张,穆斯林的扩张终结了地中海的统一性,由此导致墨洛温王朝的没落和加洛林王朝的崛起,古典传统在650年至750年的动荡时期消失殆尽,800年建立的法兰克帝国标志着基督教世界东西方的决裂和新时代的开始。
《穆罕默德和查理曼》一书完成于1935年,是亨利·皮朗的遗著,反映出作者在生命的最后对这一问题的思考,对罗马帝国与中世纪之间时期的历史研究有着重要的价值。古典时代与中世纪断裂这一选题是这一时段历史研究的老课题,但作者所选取的角度比较独到。作者将地中海世界视为一个具有统一性的共同体,地中海将周边各个政治实体联系在一起,是各方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交流的畅通无阻的通道。同时,作者还从社会经济和文化两方面对日耳曼人入侵后和穆斯林扩张后的西欧进行描述,不是仅仅从政治角度看待古典时代的结束。该书的观点也很独特,作者认为是伊斯兰教的扩张,而不是日耳曼人的入侵终结了古典文明。与穆斯林那种堪与阿提拉、成吉思汗和帖木儿相比的狂飙突进相比,日耳曼人耗费数百年才突破罗马帝国的边防的成果根本不值一提。先知穆罕默德带给阿拉伯人的伊斯兰教包含着一股注定统治世界的巨大力量,伊斯兰教以漠视其他宗教信仰的方式,使得各个异教信仰者向伊斯兰教靠拢,安拉在穆斯林能真正控制的地区无处不在,穆斯林的扩张永远改变了地中海地区,地中海的北岸和南岸完全是两个世界。这种观点令人耳目一新,以往的观点多是强调蛮族入侵在政治上终结了西罗马帝国,由此开启了中世纪,而作者却强调伊斯兰教扩张的重要性,打开了视野。确实,如果没有穆斯林的异军突起,在希拉克略一世取得对库老斯二世的胜利后,拜占庭完全可以集中力量解决在意大利的伦巴德人,继续执行查士丁一世的政策,但是伊斯兰教借着这一天赐良机——拜占庭与波斯的筋疲力尽,以狂飙式的扩张改变了地中海世界。该书的论述的内容也比较完整,地域上包含从英伦三岛到黎凡特,从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到马格里布的广大地区,时间断上包含从罗马帝国晚期到维京海盗时期的诸多内容,论述角度上包含政治组织、经济社会、文化艺术、列国外交等很多方面。该书在材料使用方面,以大量的史料论证其观点,第一编中注释和引用共计536条次,第二编中注释和引用共计406条次,大量引用包括圣徒传记、修道院文献、《法兰克人史》在内的史料。结构方面,该书结构框架简单清晰,论证逻辑比较严谨,从源头讲起,叙述事件的进程,层层推进,前后呼应,紧扣主题,运用比较史学、经济学等方法,最后验证其观点。
总的来说,《穆罕默德和查理曼》是一部很有价值的著作,但该书仍存在一些问题。选题方面,该书的选题比较陈旧,论述古典时代与中古时期断裂的老问题,这一问题从西罗马帝国灭亡后就开始陆续有学者分析论述,包括中世纪的神学家、文艺复兴以来的思想家和近现代历史学家等等,论著更是浩如烟海。该书视角在地域的广度上也存在问题,虽然书中包含阿尔瓦人、斯拉夫人、保加利亚人、波斯人、诺曼人等部分内容,但对这些地域的描述不够深入。从更广阔的视野看,自查士丁尼一世以后,基督教世界一定程度上被周边新崛起的或者旧的对手所包围,进入意大利的伦巴德人、多瑙河流域的斯拉夫人和保加利亚人、盘踞匈牙利的阿尔瓦人、暗中凝聚的阿拉伯人以及在长期对抗中取得突破的萨珊波斯,尤其是斯拉夫人在多瑙河的行动和波斯人攻占叙利亚、埃及和小亚细亚必然会对地中海世界产生不小的影响。材料方面,该书虽然大量运用史料,但是主要是对圣徒传记和《法兰克人史》的使用,使用史料的广度不够。我个人认为作者在对解读史料的角度上的偏袒比较明显,该书前后两编都使用了一份由法兰克国王奇尔伯里克二世于716429日颁发给克尔比埃修道院长的文状,在第一部分作者以此为论据证明法兰克王国与非洲的油料贸易和东方的香料贸易、纸草贸易的存在,但在第二部分作者却认为这份文状不是716年颁布的文状,而是对以往文状的摘抄,进而反驳阿拉伯人入侵没有中断地中海贸易的观点。除此之外,该书第二编中有不少对史料的解读都是说其不具有普遍性或者无法充分说明西地中海贸易仍旧存在,而作者所给出的理由大多只是浅显地论述,并不能使人信服。最令我不解的是该书中一些论述的明显的倾向性,不够客观。在论述日耳曼人的“罗马化”时,作者指出蛮族很快“罗马化”,但是随后又指出高卢北部的法兰克人、盎格鲁撒克逊人、阿拉曼尼人和巴伐利亚人保持其日耳曼因素,不过又说明这些未“罗马化”的日耳曼人不是主流,但我个人觉得这些保持日耳曼人民族特色的群体所占据的区域在诸蛮族王国中占不小的比重,伦巴德人进入意大利后更是增加了这一比重。而且即使是在靠近西地中海的日耳曼人中,我个人觉得罗马的因素也不能过分高估。提到日耳曼诸王与拜占庭皇帝时,作者指出诸蛮族国王都从拜占庭帝国那里接受各种罗马的荣誉称号,接受拜占庭皇帝的津贴,日耳曼诸王只是诸蛮族的国王,只是罗马帝国向日耳曼诸王让出西地中海地区的统治权,他们才得以治理当地的罗马人。我个人觉得这些所谓的“罗马化”的标志只是蛮族国王们用来装点门面和炫耀的小工具,他们之所以没有推翻罗马帝国在西地中海名义上的统治,只是由于他们处于四分五裂的状态,没有一股力量能统一西地中海,而在蛮族国王之间的激烈竞争又使得拜占庭帝国成为一种强有力的外援,但如果拜占庭帝国打算进入西地中海,蛮族国王们就会在一定程度上联合起来,反对罗马帝国的恢复。提到罗马教皇和拜占庭帝国时,作者也是一样,过度强调罗马教廷中的希腊因素、拜占庭化等等,多次论述罗马教皇对拜占庭帝国的向往和忠诚。但是自查士丁一世之后,拜占庭帝国长期控制着包括西西里、南意大利、拉文纳在内的邻近罗马城的地区,对罗马教皇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实际上双方由于关于“一志论”的教义争议、皇权与教权的地位关系等问题,矛盾越来越激化,拜占庭皇帝想控制罗马教皇,而教皇不甘心丧失自身的独立性,就如同原属拜占庭帝国的那不勒斯、阿尔玛菲、威尼斯等商业城市一样。虽然罗马教皇在向矮子丕平求援前,请求拜占庭皇帝提供支援,但这更多只是一种惯性或者出于就近获取帮助的考虑,来自南意大利的拜占庭军队会比来自阿尔卑斯山另一边的法兰克人更快到达,这是很明显的。在提到墨洛温王朝的没落时,作者提出是地中海贸易的关闭导致关税、市场税等税赋的减少,进而导致墨洛温王朝势力的削弱,最终导致其被加洛林王朝所取代。但是从该书中可以看出,法兰克诸王们大肆挥霍金银,将大量的年金赐予朝臣或者捐给教会,而这种行为在政治上的收益是短期的,一旦地中海贸易无法向国王提供足够的税收,作为王国权力支柱之一的国库就会枯竭。另一方面,作者提到土地和大贵族问题,我认为大贵族获取土地实际上削弱了王权,而国王为了获取贵族支持赐予其更多的土地,结果贵族的势力更为强大,对王权的威胁进一步加大,这就构成了一种恶性循环。除非能像查理·马特通过没收教会土地或者通过战争获取土地,王朝的权威才能维持下去,否则就会如墨洛温王朝末期或者加洛林王朝末期一样。作者为了证明7世纪早期墨洛温王朝并未衰落,指出国王向教会赠与司法权等并不能说明王权的衰弱,只是国王联合教皇的一种手段,但我认为正是由于国王力量不足,才只能以这种方式获取教皇的支持,在之前王权强大的时代并没有采取这种手段。而就作者对古典传统在穆斯林扩张前的保留的观点,作者自己也提到这一时期古典时代的一些因素正在消退,但是却坚持认为这一时期西地中海与罗马帝国时期并没有很大区别,蛮族王国将向拜占庭帝国靠拢,但这种观点却忽略了量变有可能引发质变的情况。我个人认为在伊斯兰教扩张前,古典时代的因素实际上在西地中海地区缓慢地消散,而穆斯林扩张时期西地中海地区的动荡最终给了古典传统致命一击。在战争状态结束后,作者也指出穆斯林尽管不与基督徒做生意,但是仍开放港口,意大利的诸城市商人与犹太人仍从事着东西方贸易,犹太人更是起着高卢地区同穆斯林贸易的中介角色,只不过由于法兰克人缺乏保护商船的舰队以及出于宗教考虑对贸易的限制,导致贸易量的下降而已,取代海上贸易的是经由西班牙的陆上贸易,香料等产品的稀缺应该着重考虑陆上贸易的成本因素,而不是过于强调西地中海的封闭。总的来说,尽管《穆罕默德和查理曼》一书观点新颖,叙事宏大,有很多可取之处,但我一开始就不太赞同作者的观点,看完该书后,也没有觉得被说服。当然,这也有可能是我本人观念的先入为主所导致的,对该书的评价有所偏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本版积分规则

申请友链|Archiver|手机版|历史帝国 ( 沪ICP备12044295号-2  

GMT+8, 2017-12-13 13:09 , Processed in 0.563607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历史帝国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